寻梦浙大园,朝圣北大园

2019-09-25 作者: 民生专题   |   浏览(115)

几个朋友来京旅游,在京值班的我利用周末休息时间,聊尽“地主”之谊。行程安排上我特意添加了“清华园”这一萦绕着无数耀眼光环的学人殿堂。

寻梦清华园

“清华园”的前身,是皇家园林康熙行宫熙春园的一部分,始建于1767年。咸丰即位后,将归自己的那部分熙春园改为“清华园”。1910年清政府利用美国退还的部分“庚子赔款”,在此建造留美预科学校,因而得名“清华学堂”。经过百余年的发展,已成为中国乃至亚洲最著名的高等学府。我曾数次走进“清华园”,每每漫步其间总有有一种朝圣的感觉。

来源:天津日报 2013-1-1 王丽颖

6月25日上午,陪朋友游完颐和园,为便于下午的游览,将午餐安排在了清华西门的“直隶会馆”,借用餐之际稍事休息后,便驱车“清华园”。凭着对道路的熟悉,直接将车开到了“二校门”。

  在自己儿时的想象中,清华园不过是一个寄居于皇家园林的校园而已,多少次从清华东门开车经过,都不曾停下过匆忙的脚步。因为女儿的恳求,才让我不得不陪她在晚秋时节,亲临这个百年学府。

“二校门”是一座古典优雅的青砖白柱三拱“牌坊”式建筑,门楣上是清代大学士那桐的手迹“清华园”三个大字,是清华园内最具代表性的建筑,在二校门前留影,几乎是游清华的象征,特别是初次进入清华的游客。陪朋友留完影,跨过二校门沿路北行,不远便是一处大大的长方形草坪。大草坪北边是西式建筑风格的清华大礼堂,与图书馆、科学馆、体育馆一起构成清华早起的“四大建筑”。据说,大礼堂建成伊始,出现了演讲听闻不清的问题,清华大学曾数次组织专家进行改造,并因此诞生了中国的建筑声学;东面德国古典风格的二层大楼便是著名“清华学堂”,这是建校初期第一批校舍建筑之一,清华著名的四大导师梁启超、王国维、陈寅恪、赵元任以及著名考古学家李济,文学家宓等曾汇聚于此;草坪的南端是一座汉白玉雕刻的“日晷”。这是1920级同学献给母校的礼物,“日晷”底座上刻有的“行胜于言”四字,被称为清华的校风,它很好地体现了清华人的求真务实、不畏艰难、顽强拼搏的精神。

  走进清华园,一眼望到道路旁延伸开去的两排银杏树,飘舞的落叶铺满一路,远远望去,如同一条燃烧的金色大道。正当我摆弄着相机拍个不停时,一位戴眼镜的清瘦的大男孩快速跑过来,自告奋勇要为我们当导游。攀谈中知晓小耿是一名学生志愿者,今年刚从陕西考上清华。没想到古老的校园中竟有如此贴心的服务,陌生无助的我们十分高兴。小耿与我沟通后知道我们时间较紧,若要游遍整个清华,只能坐环保观光车。偏爱自由的我唯愿步行,觉得坐在车里游览缺少些浪漫的情趣。于是大家商量着干脆放弃逸夫楼、信息楼等现代风格的建筑,争取更多时间直奔秀丽的林阴深处。

日晷,本意是指太阳的影子。日,太阳,晷,影子也。是古代人类利用日影计时的一种工具,这是人类天文计时领域的重大发明,沿用达数千年之久。在这京城难得的蓝天白云下,晷针的影子清晰地投射在晷面上,与手表上的时针正好吻合,我不禁惊叹于古人的智慧。不过现在很少再有人跑到“日晷”看时间了,它更重要的作用是在提醒走过它的人们要珍惜光阴,记住“一寸光阴一寸金”!

  脚踩在沙沙作响的银杏叶上,聆听小耿叙述着百年清华园的历史沧桑,方知康熙年间这里曾经是圆明园的一部分——熙春园,咸丰年间改名为清华园。经过庄严雄伟的大礼堂,小耿提醒我们看一看草坪南端的日晷,上面镌刻着“行胜于言”四字。看到我有些疑惑,小耿说,清华人重视技术学习,具有实干的精神特点。朱自清先生也曾说过:清华的精神就是实干!回想校门前的卧壁背面题有“自强不息,厚德载物”的校训,不觉心中暗自佩服清华严谨的校风。走到清华西门,也就是俗称的“二校门”,这是清华最早的校门,算是标志性建筑。听说此门曾被拆毁过,重建后清代军机大臣那桐书写的“清华园”三个字,在素洁的玉石门头依旧遒劲壮美。小耿说,现为大学机关办公的场所——工字殿,大门也悬挂着“清华园”匾额,但那是咸丰皇帝亲书。转到工字厅后门外,看到山林之间掩映着两座玲珑典雅的古亭,“水木清华”四字的正额显得庄严挺秀。暗想那康熙帝不愧为博览群书,此四字是出于东晋诗人谢混《游西池》一诗:“惠风荡繁囿,白云屯曾阿;景昃鸣禽集,水木湛清华。”

“清华园”有许许多多值得一看的景观,最让我渴望的还是被朱自清先生描写的曼妙梦幻“如梵婀玲上奏着的名曲”的荷塘。一篇《荷塘月色》引发了多少学子对“清华园”的向往。“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的舞女的裙。层层的叶子中间,零星地点缀着些白花,有袅娜地开着的,有羞涩地打着朵儿的;正如一粒粒的明珠,又如碧天里的星星……”这几乎就是我们对高中语文课的共同记忆。

  不知不觉来到近春园遗址,火烧圆明园时殃及此园沦为了“荒岛”,但名气仍然很大,来清华的游客大多皆来此观光。因附近就是朱自清曾赞誉过的大荷塘,东山上建有“荷塘月色”亭,老先生的手迹还留在上面。尽管而今不是月夜,塘中也满是残荷,但我吟到先生散文中的“曲曲折折的荷塘上面,弥望的是田田的叶子。叶子出水很高,像亭亭舞女的裙……”如同踏上他的足迹,追随采莲图中的情景,自己也陶醉在其中了。若不是小耿解释,我差点误认为安置朱自清雕像的小荷塘,才是他妙笔生花的地方。不远处是抽着烟斗的闻一多的雕像,他默默陪伴着朱自清。“你是一团火,照彻了深渊,指示着青年”,这是朱自清称颂闻一多的诗,想必他们在一起不会寂寞的,他们都是清华园的文坛巨子,革命大潮中的斗士……三个小时的参观游览,像是进行了一次时空的穿越。在小耿热情周到的服务中,我们结束了清华园的寻梦之旅。

绕过草坪,在大礼堂的西边首先看到的是闻一多先生怒发冲冠的雕像,用红色花岗岩雕成,身后的黑色大理石墙壁上刻着:“诗人主要的天赋是爱,爱他的祖国,爱他的人民。”这是闻一多先生发自肺腑、寓意深邃的一句名言,并支配和伴随先生一生的理想、言行和事业。1919年五四运动爆发,5月5日清晨闻一多先生就手书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挂在清华大学食堂门口的墙上,以此激励清华师生。

  临别前,我认真地在小耿志愿者评价表上写上“服务满意”。小耿非常高兴,摘下清华大学的校徽递到我女儿的手上。这枚紫色的同心圆校徽镌刻着清华的校训,闪烁着清华的魅力和光彩,更让我深深感叹一代代清华人为民族崛起与腾飞所做的努力和业绩。

走过雕塑就是闻名遐迩的荷塘。1927年7月曾参加过“五四运动”的爱国知识分子朱自清先生,面对“四、一二”之后黑暗的国民党统治,怀着孤独苦闷的心情,深夜漫步清华园内的近春园荷塘,写下了千古名篇《荷塘月色》,使这汪普通的荷塘名扬天下。

今日的荷塘已不是先生笔下那“白天也少人走,夜晚更加寂寞”的荷塘了。荷塘四周游人如织,或凭吊、或留影,累了的游客坐在连椅上休息,孩子们跑来跑去,一个学生模样的男孩,对着手机低头在纸上画着人像。荷塘不大,东西有百米,南北约五十米,四周山石驳岸,西北两面堆积的土山上,“蓊蓊郁郁的,是些杨柳和不知名的树”。南面是清华园的经典景观“水木清华”,这是清华的根。当年,康熙皇帝见这里水清木华,一派山野风光,便御笔提名“水木清华”,意为景物清幽美丽。让人遗憾的是荷塘的荷叶稀稀落落的,不似先生说的那般“田田”,只是在荷塘的北半部有些“出水很高”的叶子和“袅娜地开着的”荷花。东岸的“自清亭”是清华园的旧亭,原名“迤东亭”,1978年8月为纪念朱自清先生逝世30周年,更名“自清亭”。亭子正在维修,被施工队围地严严的,不能一睹芳容。为近距离拜谒先生的雕像,我带朋友从荷塘北岸土山的小路走过,谦恭地站在先生雕像的背后留影。荷塘的西北角是一处人工瀑布,水自山中涌出跌入塘中,平静的荷塘顿生动感和灵气。

刘禹锡的陋室铭曰:“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”这荷塘也算是有龙有仙了,龙自然是康熙,仙就是文仙朱自清先生了。一泓碧水,正是先生的妙笔和忧国忧民的精神,赋予了他不朽的生命,激起后人无穷的遐想。不过令人遗憾的是先生当年《荷塘月色》描绘的景致,据说不是此处荷塘,而是西边不远处近春园环形荷塘,难怪有“曲曲折折”之说。好在歪打正着,几年前我首次深夜拜访荷塘,看到的就是那处荷塘。不过此处荷塘早已成为清华园的一处文化符号,它承载着无数文人墨客的心灵寄托,已没有多少人去探究《荷塘月色》的旧迹,普通的游人更是如此。

离开荷塘,继续西行,绕过几排矮矮的建筑,来到“水木清华”南边一处雕梁画柱的大门,门前两座威严的石狮据守左右,关闭的大门上方是咸丰皇帝御书的“清华园”三个大字,这里是办公区,也是清华大学标志性建筑之一。现在是毕业季,不时有身着博士、硕士袍的学子来此留影,我也装模做样的借了人家的博士袍在门口留影。不过这不是炫耀,这是对知识的尊重与渴望,也算是这次“朝圣”之旅的一点纪念。

从“清华园”出来,问及感受,同行的朋友说道:“这几天心里颇不宁静!”身后是一串笑声。

2016年6月27日夜于北京翰林宾馆

图片 1 北京 水木清华 图片 2 北京 清华同方 图片 3 北京 西南联大纪念碑 图片 4 北京 闻一多先生塑像 图片 5 北京 清华 图片 6 北京 荷塘全景 图片 7 北京 朱自清先生塑像 图片 8 北京 日晷

本文由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发布于 民生专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寻梦浙大园,朝圣北大园

关键词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