奔走在天门山之巅

2019-09-23 作者: 民生专题   |   浏览(121)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华山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华山

我不是个武侠迷,但金庸老先生的武侠小说或多或少还是看过一些。对于像华山派、岳不群、华山论剑这样的人物事件还是耳熟能详的。初识华山,现在回想一下大概始于金庸老先生的这些武侠小说吧。

五云峰

《水经注》注:“华山自古一条路。”

金锁关

《山海经》载:“太华之山,削成而四方,其高五千仞,其广十里。”

鹞子翻身

去过华山的人都说华山多险峻,自古一条路。华山到底有多险?我对于华山的向往,应该源于它的险。

长空栈道

2003,关于金庸与华山有过这样一段小插曲:

发表于 2010-09-12 10:18

奔走在华山之巅 初游华山,便缆车上下,已经够懒的了,再不在山上走走,此为何来?然而时间有限,让人无法漫步,只能“奔走”了。山道险峻,能坚持走完的不多,北峰停下一些,五云峰休息一些,到金锁关时,团友已经所剩无几了。一个人沿着东、南、西三主峰转了一圈,时而疾走,时而攀爬,时而驻步对着奇山异景凝视发呆,还能抽空儿在巅峰巨岩上躺下来晒晒太阳。匆匆的行程,匆匆的印象,匆匆的感受...... 印象一:山美。想了半天形容华山的词字,不知取舍,最终指尖敲出的却是这俗俗的“美”字。华山以险著称,世人尽知,“刀削斧劈”,贴切真实。不过,也许人们有先入为主的感觉,到了华山,只关注其险,却错过了其他。华山峰岩洁白,如玉似雪。刀斧修剪后,峰峰俊俏,如少女婀娜,素雅清丽。一路上,大小奇岩陡壁,立、躺、横、斜,随意堆砌,又似顽童积木,稚雅朴拙。奔走间,俯瞰仰视,三峰耸立,遥相呼应。巨大的峰壁,雪白通透,温润柔滑,大片的葱郁松柏点缀其间,错落有致,真宛如一方精雕细琢的秀美盆景,又好似一幅酣畅淋漓的水墨丹青。华山美不可言。 印象二:云奇。沿着西峰山脊小跑上山,忽听背后有人惊呼:“快看那云!”遂停步回头。刚刚还空旷深奥的西峰下忽然风起云涌。大块的云朵自谷底蜂拥而上,它们不时变化着形状,缠绕吞噬者大小峰峦,很快便爬到了西峰山脊,我刚刚走过的石阶已经淹没在云彩之中。云在西、南两峰之间放缓,稍作休息,便向南峰冲去。南峰很高,云却走得轻松,似玩耍,似游戏,刚及峰顶便又掉头快速向下,扎进山洼里盘桓一会儿,最后向东峰涌去。我刚刚两个多小时的行程,让云几分钟就走完了。博友眺山曾描绘西藏“云彩掉下来”,而我在华山感受的却是“云彩走起来”,那一时的情景真正是美妙之极。 感受一:胆怯。从小在山里长大,大山之险可以说是经历无数,不知什么是“胆怯”。不过在华山面对“鹞子翻身”、“长空栈道”时,我却望而怯步了。“长空栈道”号称华山第一险道,挂在悬崖绝壁之上,尽头为一洞穴。栈道铁索悬空,上不着顶,下临万丈深渊。“鹞子翻身” 是华山又一险处。一段悬崖峭壁,角度超过90度,有锁链和脚窝连接上下。两处都要买保险,都要系上安全带。面对华山之险,我却真真切切感到了“胆怯”。回来很长时间,我还一直在寻思:“鹞子翻身”、“长空栈道”,真的不敢攀吗?如果在十岁、二十岁时,敢攀吗?想起来好笑,不知为什么会想这些问题?老了吗? 感受二:触动。下山途中,遇到很多向山上运货的“挑山工”,有肩挑的,有背背的。不经意间,一个佝偻的身影,擦肩而过时,竟有歌声传来:“从来不怨,命运之错,不怕路途多坎坷,向着梦中的地方去,错了我也不悔过……”。我不知这个“挑山工”是有感而发,还是随口唱唱,而我在心中却突然产生了巨大的触动。回身凝望,看那压弯的脊背,流淌的汗水,沉重的脚步,听那悲哑的歌声……与随后的挑夫攀谈中,得知这背负百余斤上山一趟也就挣三十元。而我们这些拿着薪水,歇着公休,游山玩水的很多人,却空身都登不上山去。在金锁关八元买过一瓶矿泉水,这时候才感觉到一点都不贵。 图片 1

9月27日, “五岳联盟”在衡山成立。应邀到访的金庸受封名誉盟主。

10月8日,金庸在华山成为“武林盟主”。在华山索道广场上,主办方将一枚重达35公斤的玉石巨印赠给金庸。两名大汉用长案将巨印抬至金庸面前,启封后,由金庸盖出首幅印文。印文是汉篆刻制的六个大字,“华山武林盟主”。

为了保证直播顺利进行,有关方面出动了500名干警和150名武警,华山风景区8日当天封山8小时。有趣的是,当华山上的道士们得知金庸要来以后,联名写信表示抗议,不欢迎金庸来华山,理由是金庸在小说里对道教不友好。

事隔五年,我沿着金庸老先生的足迹,满怀向望,来到了华山。

玉泉院至北峰/缆车至北峰

上华山之前很多人对我说华山沿途的风景很美,爬上去远比坐缆车更有意义。待我从华山游玩归来才发现这种说法并不正确。华山最美的风景应该是从北峰开始的,而从玉泉院至北峰这段路除了登山石阶,并无其他风景。千尺幢也不过是一条斜70度有着370阶台阶的小路而已。但这段路上树木绿玉葱翠,到处是小溪流水孱孱声。完全感受不到这是座地处西北的山脉。如果下山途经此处,在溪边泡泡脚,洗把脸倒是个不错的主意。上山我建议游客还是乘坐缆车至北峰。那天我们从下午3点由玉泉院经过4个小时才爬到了北峰。而从山下乘坐缆车只需要6分钟,这样节约了时间,更保存了体力。到了北峰,坐在纪念亭,举目环绕四周,会发现这里的风景与山下的风景截然不同。这里四面悬绝,山峰远了,树木少了,视觉广了,心胸也顿时开朗。而前方一条通往东、南、西三峰的蜿蜒山道,激励着你的步伐,似乎越往前走,风景越美。北宋宰相寇准的“举头近红日,回首白云低。”说的也应该是上了北峰后所能看到的景象。

日月崖

苍龙岭

金锁关

从北峰至西峰的路上有一处景点叫金锁关,在金锁关石阶两边的链子上挂满了各式各样的锁子,他们称为情侣锁。有的人还在锁子上系上了红带。至于为何游客把锁都挂在这里,这里面有着一个动人的传说:“相传三圣母因与应试举人刘玺相爱成婚,恼了哥哥恶神二郎杨戬,将其压在西峰巨石下,幸有玉皇大帝赐的护身金锁才免一死。刘玺赴京投考,金榜题名后,来到华山寻找圣母。圣母在山神、地仙的帮助下,二人逃至三峰口,不巧又遇巡山归来的恶神杨戬。圣母便用护身金锁,把她和刘玺的腰带同锁于路旁的铁索上,并将钥匙抛于悬崖之下,表示至死不分离的决心。”

当然真正令金锁关出名的是因为它的地理位置,如果手上持有华山地图的人可以看看地图,会直观的发现这里是上东、南、西三峰的必经之路。正因为过了金锁关,才能到达华山最美的三座峰,故当地流传着这样一句话:“过了金锁关,另是一重天”。

而上金锁关必须经过日月崖和苍龙岭。日月崖有一景为天梯,所谓天梯其实是一块巨大的石头,在石头上开凿了一排石阶,石阶两边是链条。要想上天梯,这时就必须手脚并用了。沿着近90度的天梯,两手抓着链条,两脚踏着石阶,一步一步爬上去。天梯并不长,但站在上面回望一下,你也许会惊叹自己的勇气,或许下山你会选择其它的路径。

过了日月崖是苍龙岭。想了解苍龙岭到底有多险,就听听当年“韩退之投书处”的故事吧:“相传韩愈被贬出京城,东行赴任途中登上了险峻的华山。游玩之后下山到苍龙岭处,只见两旁深谷万丈,云雾弥漫,山风呼啸,长长的山脊时隐时现,像一条青龙在空中舞动。他因害怕无法下山而痛哭,于是将身上所有携带的物品都抛于岭下,并写了书信投下山与家人诀别。当时的华阴县令听说此事后,亲自同人去接,韩愈才得以下山。”这个故事也给韩愈留下了很多笑柄。唐代李肇就曾在“韩退之投书处”旁又题 “苍龙岭韩退之大哭辞家赵文备百岁笑韩处”的字刻。 到了清代李柏登山至此,又在此刻道:“华之险,岭为要。韩老哭,赵老笑,一哭一笑传二妙。李柏不哭亦不笑,独立岭上但长啸。”

整条苍龙岭有如一条龙脊,沿途石阶势陡如削,挺直而上。走在其上可能并无大异,但站在救苦台再向上望去,你会发现窄窄石阶两边竟是万丈深壑。我想“自古华山一条路”大概是从这里开如的吧。

西峰

西峰因峰顶有块石头形状像莲花,故又名莲花峰。沉香劈华山救母的传说就发生在这里,在西峰的翠云宫可以看到沉香辟山处的景点。景点并无特别处,但传说还是值得回味。

上西峰要经过屈岭,因与苍龙岭有很大的相似,故也称小苍龙岭。站在屈岭,依链望去,山壁有如刀削,下面便是绝崖千丈。而人行走其上,有如行走在飞翔的龙脊上,天在上,悬崖在下,而你却在半空中。

西峰的景色应该数华山最美的。在西峰之顶有一景叫摘星石,站在上面,向前便与华山最高的南峰遥遥相望,惊叹一峰竟比一峰高。向左望去,东峰和南峰透过重重树影在你面前若隐若现,疑似江南秀景。而右边空旷的山谷,挺立、简洁、光秃的山峰,却让你明白了自己身处西北,驻地小歇,让你忍不住在此瞑思遐想。

南峰

东峰

南峰是华山最高峰,海拔2154.9米。

南峰的景点不多,过避诏崖便到了南天门。南天门名气很大,看过了不过是一座庙宇。但这里的一处叫 “长空栈道”的景点多少让人有些激动。当地人对此处有“小心小心九厘三分,要寻尸首,洛南商州”的说法。

根据景点介绍,“长空栈道”分为三段。第一段是在悬崖边上凿出的长20米,宽二尺,有铁链做护栏的小路。这段路通往朝元洞。他们称这条路为 “长空栈道”的上段。这段路大部分游客还是敢走的。到了朝元洞,有一段下折的路,称为中段。这也是惊险的开端。游客需系好安全绳方可下去。中段实为崖壁的一个缝隙,沿着缝隙凌空架设了悬梯,悬梯由铁棒制成,两端凿入崖壁内。游客系着安全绳踏着凌空悬梯一步一步向下走,脚下除了悬梯就是万丈悬崖。大概下行10米,便要向左拐了。在左边贴着石壁架设了木排,大概三块木板拼成,可谓悬空半壁。在悬梯与木板之间的拐弯连接处没有架设东西,只有石壁上凿出的几个小洞,刚好填满脚趾。要到达木排必须经过这几个凿洞。到达木排后,路似好走了,可心还悬着,人贴着悬壁,手上抓着铁链,脚下是万丈悬崖。似乎一陈微风就能把你吹下这悬崖。只要你有胆量向下望,这里的风景绝不会让你有半点失望。木排尽头是“贺祖洞”,即传说中令狐冲呆过的思过崖。在洞的一侧刻有“全真崖”三字,这里流传着 “不是神仙谁能凿”一说法。他们说此崖上不着天,下不着地,悬空向里,是谁又如何把这样的大字镌刻在崖壁上呢?也有人说 “贺祖洞”是华山派剑宗风清扬的隐居之地,这三个字为其所刻。这里我摘录一段“长空栈道”的传说:“长空栈道是元代陇西贺元希来华山时所凿。初来时,住在山外的“全真观”里。因为那里接近红尘,不便于羽化成仙,又在南峰开凿“朝元洞”。后来,觉得这里也不好,又开“贺祖洞”。凿洞必先开道,所以这里的一切全是这位开山元勋和他的徒弟们干出来的。他在华山用于开道、凿山洞的时间就有40年,所以,后人把他尊为华山的第一位神来供奉,并有许多神话故事流传。直到现在游客在登上华山赏玩之时,也还有些险道不敢去走,可见贺元希当初开道、凿洞之艰辛。”

“是对勇气的绝大挑战,征服长空栈道足以自豪一生”这句话来自一网站关于“长空栈道”景点的介绍。我走完了这段栈道,虽然不至于足以自豪一生这般夸张,但看看大部分游客至中段悬梯,刚爬下几阶就“悬崖勒马”了,心里不是有点洋洋自得。

过足了险瘾,我们朝华山最后一个峰走去了。东峰又称朝阳峰,顾名思义,我想这里应该是看日出的最佳地点吧。上东峰的路是在一面斜坡上凿出的台阶路。斜坡很平整,大概有70的斜度。斜坡上的台阶很长,站在下面朝上望去,明白了何为“望而生畏”。这里所谓的“畏”是对漫长的石阶的畏惧。大部分游客都是上几阶石阶,歇一会。身边路过一伙游客,无意中听到导游说道:《三才图会》记述说:山岗如削出的一面坡,高数十丈,上面仅凿了几个足窝,两边又无树枝藤蔓可以攀援,登峰的人只有爬在岗石上,脚手并用才能到达峰巅。

到了峰顶,有一处平台。站在平台上,向南是南天门,近在咫尺。向西是西峰的屈岭,一队游客在岭脊上缓缓行走。远远望去更加形象地展现了天在上,悬崖在下,人在半空走的景象。向东视野极为开阔,高矮不一的山峰或近或远的挺立在自己的脚下。向东望至天际处,便是太阳升起的地方。

东峰也有一处险景,叫“鹞子翻身”。听说这处景对于“长空栈道”来说只有过之,而无不及。由于刚试过南峰的“长空栈道”,还心有余悸,故没有再去试“鹞子翻身”了。至于它到底有多险,等待我的再上华山行了。

在东峰前有一处独立的小峰,峰上有一亭,称为下棋亭。相传当年宋太祖赵匡胤和陈抟老祖在这里以“华山”为赌注的下了一盘棋。最后宁太祖赵匡胤在这里输掉了华山。“华山不纳皇粮”也由此得来。要想至下棋亭就必须经过“鹞子翻身”。于时找来工作人员了解了一下“鹞子翻身”的由来。大致了解到此景没有架设“长空栈道”的那种悬空铁梯,只有崖壁上的石洞作为落角处。走至一段路后,有一处180°的转弯,需要左右翻转身体才能下来,有如鹞子翻身。

回到北峰

当你自北峰为起点上行游览至西峰,由西峰到南峰,再由南峰到东峰,最后经回金锁关回到北峰。你会发现华山如同一朵花,东南西北四个峰有如四片花瓣,而中峰正是花中骨朵。正如郦道元在《水经注》中对于华山所描绘的:“远而望之若花状”。这也是华山的得名,华同花。

“他们肩上搭一根光溜溜的扁担,两头垂下几根绳子,挂着沉甸甸的物品。登山的时候,他们一只胳膊搭在扁担上,另一只胳膊垂着,伴随着步子有节奏地一甩一甩,保持身体平衡。他们的路线是折尺形的--先从台阶的左侧起步,斜行向上,登上七八级台阶,就到了台的右侧;便转过身子,反方向斜行,到了左侧再转回来,每次转身,扁担换一次肩。他们这样曲折向上登,才能使挂在扁担前头的东西不碰在台阶上,还可以省些力气。担了重物,如果照一般登山的人那样直上直下,膝头是受不住的。但是路线曲折,就会使路线加长。挑山工登一次山,走的路程大约比游人多一倍。”小学课本里冯骥才的《挑山工》这篇文章,我想很多人还是记忆犹新吧。冯骥才写的是泰山,但华山同样也有着很多挑山工。冯骥才所描绘的挑山工是快乐的挑山工,但在这里我所看到的挑山工却给我留下了几分同情。他们没有文章中所形容的矫捷步伐,他们同样走一段歇一段,他们肩上的物品可能要比我的背包重上几倍甚至几十倍。沿途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挑山工,有年轻的,有年迈的。在上西峰时就碰到一位老人,肩上挑着一担矿泉水。一群游客同情地让他歇会,借机和他聊天。他告诉我们今年75岁了。我们问他为何不坐缆车送货,他说缆车太贵了,他挑这一担水的费用是12块钱。我在一旁实在不忍心听下去了,匆匆地走开了。至一石阶处又看到一群游客与一名中年挑山工聊天,他告诉游客这份挑山工的职业让他养活了二个孩子。说着又挑起货物,一只手拿起口琴,边吹边向西峰爬去。他吹着口琴也许是为了一分轻松暇意,但我们却听出了几分起凄凉和无奈。我想华山的美至少有一半是来自于他们。

本文由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发布于 民生专题,转载请注明出处:奔走在天门山之巅

关键词: